罗辑的脑子

请您点开看看。
这是一个过分嚣张霸气滴签名
你好,我是千华
有对象
我对象@褚颜
我玩全职,主食昊翔双罗
玩三体,喜欢罗辑
字还不好看,还需努力
英写有,中写也有
希望来了就别走呀
全职罗辑三体罗辑都最喜欢了
给你一个亲亲。

【双罗】如影随形(2)下

*邪教没人吃就坚强地自己造粮
*是罗辑x罗辑了
*ooc慎入
*没人看也要写啊












是夏季,雨就很多。沉迷于春季的暖燥天气,这就导致我在进入夏季是没有做好现行准备,从学校淋雨回家算是常事了。然后呢?就发了烧。我躺在床上,目光涣散地看着影子。
约莫是影子的缘故,他竟然和我一样缺乏生活技能。他有些呆,就对我说:“你还能下床吗。”我的喉咙大概是被烧干了,肿胀的扁桃体赴死地抵在舌根,喉结尝试着绷紧,却已经干干燥燥没有力气,是一丝声音也发不出了。我迟疑地点点头,然后缓慢地摸到了床头的眼睛,胡乱地架在鼻梁上,缓步走到客厅。
嗯,我拿奖学金租下的这套两室一厅。
我拿起玻璃杯,使尽全身力气按下饮水机的烧水键,又把杯子放在饮水机顶部,转身跌进沙发里。他就跟着我,一起坐在沙发里。我只觉得我要弹起来了,就拍拍他的手背,示意自己难受了。接着思来想去家里头有没有药。我怎么老爱想事,头发都要白了。我昏头昏脑,用手指抵着眉心,转过头去对他说:“你帮我下去买个药吧。”他点了点头,作势就要冲出去。我用最后的理智冲他大叫:“停!”
“你有钱吗!”
他摇头,“可是你的牛仔裤兜里有啊。”他指指身上穿的我的牛仔裤。
“那你有钥匙吗?”
他从门边的挂件上取下钥匙。
“你知道买什么药吗?”
“布洛芬?阿莫西林?”
我松一口气,他又准备冲出去。
“停…!知道药店在哪吗!”
活像个老妈子。
“当然知道,如影随形嘛。你去过的地方我都去过。”
“好了你走吧。”
然后我倒在沙发上就睡着了。
梦中应该是极其不安稳的,梦到了很多糟糕的往事。没法形容出那种心悸的感觉,人快窒息了。依稀听见了门打开的声音,从厨房中传来接水的声音。又迷迷糊糊觉得他拍了我一下,把我扶起半个身子,在我耳边轻声说:“罗辑,醒醒。先别睡了,起来吃药。可别一觉不醒呀。”我就觉得嘴里被塞了几颗胶囊,热水从口腔滑进食道,我便配合地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。然后就是漫长的睡眠。在短暂的间隔中我听见他窸窸窣窣地从卧室出来,而后我就睡着了。
又是梦。梦中我在奔跑,也不知是否有饕餮在追我,只是身体在促使我前进。我满头大汗,拼命吸气。喉中的毛细血管因为猛烈呼吸而破裂,传来了丝丝血腥气。骤然,我发现一块阴影罩住了我——
惊醒。
大概是下午时候,我支起半身却觉得压力有点大,发现是一铺毛毯。一摸脖颈,果然汗液涔涔。我不禁失笑,他是从哪知道的捂被子出汗就会退烧。只是没之前那么空乏,身体也有力气了。我把铺盖推开,下了沙发,准备把铺盖放回原位,却看到他趴在书桌上睡着了。我觉得很感谢,也不知道说些什么,就愣愣地看了他一会。突然发现他的睡颜很安静,我可没有亲眼见过自己的睡颜。手就忍不住地戳了他的脸一下。…有弹性。我这么想着,从衣柜里拿出一件外套往他背上盖。他冷不丁地蹦了起来,时间止于尴尬。短暂的安静后他开口:“你…醒了啊。”我默默地点头。
其实我也不相信我发烧竟然好的这么快啊。

评论(9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