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辑的脑子

请您点开看看。
这是一个过分嚣张霸气滴签名
你好,我是千华
有对象
我对象@褚颜
我玩全职,主食昊翔双罗
玩三体,喜欢罗辑
字还不好看,还需努力
英写有,中写也有
希望来了就别走呀
全职罗辑三体罗辑都最喜欢了
给你一个亲亲。

【双罗】如影随形(3)

假装情人节小甜饼!!希望能有人看啦。
我好久没上线写了个长一点的(并不)希望各位有耐心看下去!!谢谢🙏




…本来情人节是很普通的,我也没有对象,无非就是看着别人秀秀恩爱,我亮一亮,钨丝烧一烧的事。本来就说大学是充满了恋爱气氛的,但习惯了也就没那么多事儿。
今年不一样。
今年是多了个影子的。
就214这天,我刚醒,他突然走进屋里来问我:“今天…是多少号啊。”
我一愣,从床头拿过手机看了看,2月14日。
“那今天…是不是情人节啊。”
我寻思是这么一回事,然后美滋滋地想着今年可不是一个人了,虽然还是没有对象。于是自告奋勇到:“去不去游乐园?”
他也思考了一下,半晌后笃定地说道:“当然去。”
我曾经被数学老师告知过,回家的时候会不自觉地计算哪条路路程更短。我却没想到这种职业病会出现在我的身上。我走在去往打车地方的路上,寻思着告诉司机师傅哪条路去游乐园更近。他不会打车,在我眼前晃晃手把我拉回思绪。打到车以后,我告诉司机师傅哪条路更近,没想到这次这个司机竟然听了我的意见,顺着我说的方向走。…好家伙,我就是缺辆车我就是老司机了。下车后,司机对我笑笑,大声说道:“小伙子谢谢你啊!这条路真的近很多!本来是30的车费,我给你收个吉利的数!收你26!提前祝你新年快乐啊!”我笑了笑,把钱递了过去。
“也祝您新年快乐了!”
游乐园的游玩项目自然是错综复杂,最重要的是玩项目的先后顺序。于是,当然是先去玩过山车了。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罗辑我要死了啊啊啊啊啊!!!!”
“我也要死了你别说话啊啊啊啊啊啊!!!我要被你勒死了!!!”
一趟项目下来,两个人都是哇哇大吐。
我这辈子,一定,不玩过山车了。我在心里下了决心。
然后下一个项目打算来点温和的。他思考一下:
“碰碰车?”
“真的温和吗…”
“我和你做一辆车还是分开坐。”
“嗯…坐一起吧,你没玩过,还是怕你出事。”
“好吧。”
明显觉得口气里是闷闷不乐,但是系上安全带的时候我觉得他的动作果断而轻快。
碰碰车的副驾驶应该是给小孩子坐的,再加上碰碰车本来就小,两个人坐在一起就显得拥挤了。我也没办法,口是我开的,我就不好意思收回去了。硬着头皮开车,中间好几次和别的车撞出了火花,他就低低地惊呼。我看了看他新奇的目光,离开了安全的路线,默默地转过去撞了更多的车。
游乐园嘛,肯定是要去鬼屋的。不去鬼屋我觉得大概就失去了意义。
开了钱,进了鬼屋,我就后悔了。
门口黑黢黢的,根本不给人想进去的感觉。我悄悄握紧了影子的手。说什么也不能让别人知道严谨的数学学霸怕鬼。
我们缓步前行,猛的,上面掉下来一件东西。我什么世面没见过,就鼓起勇气走过去,发现是一颗头,狰狞而丑陋。我倒吸一口气,一屁股往后坐下了。他看了看我,把我扶了起来。站起来后,我本来松了一口气,却觉得肩上有人拍拍我。我颤声对他说:“你拍我干嘛……”他声音很小,对我说:“我没有拍你啊。”我脖子一僵,像卡带的磁带机一般回头看。
“我靠你谁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”我抓起影子的手一个八百米冲刺往前跑。
跑了一会,我身后传来一个闷闷的声音:“那个,兄弟,你拉错人了。”
我回头一看,是那只鬼。
“那我现在怎么办…你要不陪我回去找他?”即使是知道了鬼是工作人员扮演的,我也没办法直视那张脸。
工作人员小哥不情不愿地陪我回去一路找人了。
我飞奔一路,终于在路上见着了他。他好像触发了什么机关,在和一个弹出来的女鬼交谈。他眉眼弯弯,眼镜反射的光芒在黑暗中微微明亮。我看着有些刺眼,拉过他的手,说:“走啦,玩下一个项目去。我好丢人。”
他有些莫名其妙,转而捧着肚子憋笑。牵着我的发抖的手出卖了他。
我鼓着腮帮,扯着他大步走出了鬼屋。
最后啊,当然是摩天轮了。
游乐园的摩天轮很给面子啊,特别大,在摩天轮顶端能俯瞰部分城市。我还是第一次和他坐摩天轮,气氛有些尴尬,有些微妙。
随着摩天轮慢慢上升,我突然开口:“喂,听说在摩天轮顶端亲吻的情侣能永远在一起哦。”随后我马上住了嘴,我压根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突然蹦出这句话。我撇了一眼他,还好,他在认真地看窗外,可能没有注意听吧。
摩天轮就这么坐完了,全程除了我那句话,基本都没有什么问题。
回家路上一路无言。
到家里,他开口跟提出想要睡觉,我让他去洗脸漱口后,他就窝在我的被子里不动了。
我不禁失笑,明明房间在隔壁,为什么要睡在我的床上?算了,他今天估计也玩累了。我做了两道数学题,然后走到他面前,发现他连眼镜都没摘。我把他的眼镜取下来,准备出门洗脸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鬼使神差地,轻轻地,轻轻地,在他的唇角碰了一下。我看见他的眼皮抖了一下,而后迅速恢复正常。而我心里在寻思这算不算自恋。随后我就佯装要去洗脸了,轻脚轻手地出门,掩上门,透过门缝看他的反应。他估计是以为我走远了,猛的坐起来,眸子在灯光下熠熠发光,红色从眼底蔓延到了耳根子。他愣愣地抬起了手,碰了碰嘴角,又躺下了。
我却在想,影子不会发烧吧。

评论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