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辑的脑子

请您点开看看。
这是一个过分嚣张霸气滴签名
你好,我是千华
有对象
我对象@褚颜
我玩全职,主食昊翔双罗
玩三体,喜欢罗辑
字还不好看,还需努力
英写有,中写也有
希望来了就别走呀
全职罗辑三体罗辑都最喜欢了
给你一个亲亲。

【哈利波特】时间转换器(731生贺)

给他打call...!

锤柄烫洛基:

七月三十一日凌晨。


金妮从梦中醒来的时候,戈德里克山谷仍然罩在墨色一般的夜幕当中,伴着跃动在山脊上的几缕清冷星光,深夜显得尤为梦幻而轻灵。


醒来的过程是渐变的,先是呼吸到夏日仍带着一丝凉意的空气,再是触碰床沿木质的棱角、隐约看见房间里撒下的点点星光,最后所有感官在一种如同溺水者渴望浮上水面的急切中被苏醒了,全身都在探索着真实的世界,可这世界也美得那么像梦境。


哈利仍然在被窝中安静地睡着,她隐约地叹了一口气,让自己坐起来,让夜风轻抚着自己正在扰乱的思绪。


再过三个小时,她会和全家人一起坐在餐厅前,享受着与前天、昨天、明天、后天一样的幸福,让哈利拆开自己的生日礼物,它们和前年、去年、明年、后年的都没有什么差别;她将在脚不沾地的忙碌中继续度过一天,然后沉沉睡去,再在与前天、昨天、明天、后天一样的时间醒来。


这是一件好事,金妮告诉自己,然后用她照顾家人时独有的轻声脚步走出房间,往饭桌上放置好自己的礼物,它没有华丽的包装,但是金妮艰难地发现了自己内心竟有种渴望哈利得到惊喜的期待。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过这样的期待了,不过这一次却这样坚定饱满。她觉得外面的月光都开始温暖,像霍格沃茨壁炉中熊熊跃动的火光,能从地毯一直照进灵魂。


虽然她还是有些迷茫困顿,像没有完全醒来的时候心中弥漫的重重大雾,但起码大雾背后亮着光,这是和前天、昨天、明天、后天都不一样的。


她就重新沉入仿佛一直在等待着她的梦境。


ONE


哈利早已不会在黑暗和疲倦之中拿着手表数着到零点的时间,但他还是确信多年不变的幸福感不会在漫长而平坦的岁月中丢失。树影从窗外婆娑地摇进一阵阵夏风,裹卷住无边无际泼洒着的阳光,轻柔地散漫着温暖和倦怠,有难得一闻的茶香。


“亲爱的,生日快乐,嗯,给你一个礼物。”


金妮站在身后,淡金的长袍与身后的白墙几乎融为一体,却在不经意间勾勒出她不完整的轻盈轮廓,火红的长发如同燃烧的火苗。他很少看见金妮这样笑,这样毫无顾忌、自由快乐、明丽持久,仿佛敞开整个心灵绽放的笑,他想要一把彻底把她搂在怀中的冲动似乎被唤醒了。


“一个时间转换器吗?”他也不自知地微笑,就让晃得不知疲倦的树叶和迟缓如蜗牛的热风从外面消失吧,他得到了礼物,是什么并不重要。“我想,詹姆和阿不思肯定很乐意拿着它到处惹事生非。”


“你觉得我有可能弄到一个时间转换器吗?”金妮的面色拂过一丝凝重,但没有掩盖住如潮水一般久久不消退的快乐,“这是个模型而已,我自己做的,它有着不一样的意义……很重要的意义。”说最后一句的时候,她抬起头来,仿佛是在加重自己的咬字。


“什么意义?”哈利随口问道,看着金妮深棕色的眼睛,没有时间也不想思考。


“如果你有一个真的时间转换器,你就可以同时做出很多的选择,比方说你,嗯……同时喜欢两本书,却没有足够的钱,你可以买完一本之后再转回去,带着同样的钱再买一本……当然只是一个比方,我真的希望我们都能够做出对的选择。”金妮垂下头,仿佛这番话花费了她积攒了无数年月的勇气,再也无法重新脱口而出。


TWO


金妮原本觉得自己的生活会一直平平淡淡,从幼儿长成少女,再成年,后来和爱人结婚生子。她也确实这么做了,像家中蹦蹦跳跳无知无畏的小地精,每天都在穿过不同的花坛,轻快地挥洒着快乐与幸福。


尽管她最终还是长大了,但在意识深处,在完全属于自己的思考中,她仍然会把自己当作蜷缩在角落,迷迷糊糊、跌跌撞撞的小女孩,虽然非常勇敢坚强却总渴望能够得到一本可以倾诉的日记,像十一岁时那样害羞地躲避着哈利的目光。她并不真正害怕什么,她最明显得不可理喻的性格就是乐观,她永远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。


但她总是会害怕的,虽然是害怕一些似乎没有边际的事。


她睡前走进卧室,思考着要不要关上门。关门没有给她寂静得仿佛隔绝整个世界的感觉,开门也没有让她产生抓住门外漏进来一线灯火的希望。她只是想得太远,选择是否关门这个举动虽然很小,但在她眼中有很严重的后果。


她站在一个无依无靠的起点,仿佛可以从最微小的一个举动窥视到最遥远的结局。这个选择会决定母亲在叫她起床的时候是否需要打开门,会决定夜里如果辗转反侧是否看见家中更多的东西,会决定她是否思考要把门半开还是全开。而这些结果究竟是好是坏,她也不知道。


她面对考试试卷,思考着要选第一个选项还是第三个。这不仅仅是对错问题。选了正确的,如果全年级只有她一个选对,那将是一个不能预料的后果。选了错误的,如果全年级只有她一个选错,那仍然不能预料。对于简单的选择题,这两种可能性都很小,但她相信所有很小的可能性,把它们与所有压倒性的优势和不可收拾的劣势一并提到同样的高度。


她就胡乱地选择了,无论是大事还是小事,如果思考要怎么选,恐惧就会从纵身的空间铺面而来,像春风过后融化的冰雪,淹没每一寸身心,难以挣扎,难以呼吸。


她仍然是善良的,充满勇气的,在她认为自己没有选错的时候。


 


“那选我对不对啊?你不会是反悔了……”哈利没有当真,他相信她不会太脆弱。


“不不,不是你,我是说生活。”金妮重新转过身。


THREE


午后凶猛强烈的阵雨把霍格沃茨城堡冲刷一新,原本只是灰黑一片的小路仿佛深邃的湖面,模糊而简洁地倒映着场地上的树木和建筑,仿佛那路面上薄薄的一层清凉就构建了一个隐去嘈杂的纯净世界,只要触碰到那层晶莹的柔光,就抵达了一片令人心醉的世外桃源。


没有彩虹。雨后的阳光已经足够澄澈柔和,足以让灰暗蒙雾的心境崩塌。况且此时此刻,即便面临着O.W.Ls,她并没有这种心境。她携着哈利的手一圈一圈毫无目的地漫步,除此以外不想做出任何选择。她幻想着有人对着远处禁林的树叶念了漂浮咒,否则它们不可能那么轻盈又舒展地迎风舞动。


这幅场景最初是隐隐约约地播放在她心间,只有几丝虚无缥缈的感觉,不过随着他们之间越来越高的默契度,这场景后来就变得越来越真实,一闭上眼仿佛就会被雨后阳光填满。


 


“你怎么从来没告诉过我……”哈利欲言又止,“也许这对你来说不重要,可是对我——”


“也不重要,真的,”金妮迸发着光芒的微笑又回来了,她欢快地转了个圈,“反正我已经习惯了。”


她捧起那个时间转换器模型,仿佛在给它注入生命,使它开始静静转动起来。


 


在《预言家日报》当记者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,但至少在体育版,她没有把自己改造成一个灵敏得无法停息的新闻风向标,而是学会了忘记选择。她从心底热爱魁地奇,但对于那些除了活动照片都相当冰冷的报道毫无感情。


“唉,这些读报的巫师怎么不去自己看球赛,还需要看报纸,真无聊。”有一次,她边说边在办公室里轻巧地滑动自己的转椅,让它转起圈来,这是在沉闷工作中她活跃气氛的表现。


“那你比他们还无聊,波特夫人,是你先把新闻写出来的。”坐在对面的同事头也不抬地回答。


“叫我金妮就行了,还有……好吧,我就是一个无聊者,充满乐趣的无聊者。”她用手托着头,看起来似乎在思考,实际上是很久没有侵彻内心、几乎被她忘却的恐惧正在占领她的思想。


——是啊,我真的很无聊。我为什么选择来到这里?而且还在这里待了这么久?我明明不喜欢这份工作,为什么还要……我怎么会变成这样?


FOUR


“你真相信这生活里有十全十美的选择?只要一个一个尝试,你就不会后悔?”哈利漫不经心地问道,其实他很在乎她的回答。


夏日的阳光每一秒都是那么轻薄明亮,他想起了在德思礼家的晚上,在被窝里拿着手电筒做暑假作业的情形。此时此刻当然要幸福得多,窗外的天光也比手电筒亮得多,但那种温暖是相仿的,都像是茫茫黑暗中用火焰圈起的一方热土,能听到心脏跳动的节律。


“当然啦,要不然我后悔什么?”金妮脱口而出。


“不是的,有时候我们做出自己最终想要的选择,会发现出现很多意料之外的情况,你不是很喜欢这么推导吗?就像你在想要孩子的时候,不能决定孩子的样貌;想要出游的时候,不能决定明天的天气……这不是我悟出来的,主要我这辈子的麻烦太多了,走哪条路都是麻烦。”哈利本想安慰,但发现自己说的是实情,发自肺腑的实情。


“那……我就更后悔了,怎么选都是错的。”金妮叹了一口气,她觉得那个精致的模型仿佛在阳光下暗淡下来。


“生活又不是一道单选题,没有对错,不管你选什么,一切都将是未知的,难道你就不好奇?”


“好奇了还是会失望啊。”她摇摇头,想要赶走此时此刻,她现在不想再谈,反正这个问题解决不了,和前天、昨天、今天、后天一样。


“金妮,我知道,那就想象你站在有无数条路的十字路口,你没必要先想要选哪一条,而是先告诉自己,我拥有这么多选择,其中总有一个会值得我坚持;虽然总要选一条走下去,但我现在拥有无数的机会,而且将来还会有无数的机会,你会不会感觉好一点?”哈利轻轻搂住金妮,怀中的她还是那么真实,这使他感觉很安定,是那种漂泊很久之后回家的安定。说这话的时候,他看着窗外摇曳不定的树影,它虽然那么虚幻,却还是扎着根的,从树干出发,无论走向哪一条树枝,都是一个全新的选择。


“那我现在有什么?”她也紧紧地抱住他。


“有选择,当你想要选择的时候,有我,”哈利用眼睛说道,金妮的眸子像远方的天空,像春天飘着残冰流着清泉的湖面,深不见底却宁静安谧,让人想要远远地飞上去,或是深深地坠落进来。


她的眼睛说着听懂了,然后把桌上的蜡烛全部点燃,对他说,“生日快乐。”


“我想也是,我今天好像获得了新生。”


——END——



评论(1)

热度(12)

  1. 罗辑的脑子褚颜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给他打call...!